台湾羽球名将性侵醉酒人妻:搀她回家顺手办事

发布时间:2019-12-31 10:41    信息来源:admin

  有媒体报道,台湾28岁羽毛球运动员,杨智勋卷入性侵案。据悉,他酒后回家遇见人妻醉卧大楼旁,好心搀扶人妻上楼,却起色心在客厅与人妻发生性关系。最终,当地法院,宣判其“乘机猥亵罪”,需入狱4年6个月。虽然,杨智勋归案后,辩称并没有发生性行为,表示事发前一晚与朋友相约吃饭喝酒,导致记忆混乱,误以为人妻是认识的人,才会扶她回家。

  但是,法院审酌验伤单后,发现人妻体内除验出其丈夫DNA之外,也验出杨智勋DNA,证实他确实与人妻发生关系。并且,法院在判决中,所复盘的案情细节也提到,杨智勋酒后回家忘记带钥匙,恰巧遇见人妻聚餐回家醉卧大楼旁,见她全身瘫软已无力行走,于是搀扶人妻上楼,随同进入其家中,趁人妻烂醉失去意识,直接在客厅脱下人妻内裤性侵。

  讲得更为直接一些,杨智勋的行为,明显属于“搀她回家,顺手办事”。这里面,还提到一个较为关键的细节,杨智勋离开人妻家后,仍能顺利找到回家之路,说明他是有意识的,也就是没有醉到不省人事。并且,这也成为他被法院判刑的主要原因。

  就事论事,在这样一起性侵事件中,性侵者和被性侵者都有饮酒。但是,从具体的醉酒程度上而言,很明显受害者属于烂醉如泥之态,要不然,也不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境下,被陌生男子肆意侵犯。而对于杨智勋来讲,他自称醉酒无意识,很大可能是为脱罪辩解。

  只是,从常识层面而言,如果两个人都醉成不省人事,或许发生关系也是困难的。由此而言,对于“酒后乱性”的逻辑,我们还应该有一个更为准确的定性。一般而言,对于“酒后乱性”,指的是陌生或非情侣异性之间,因酒精的麻痹,导致认知能力的下降,从而导致的错乱性行为。

  而对于喝酒断片的情形,基本上不太可能乱性,这一点,在讨论杨智勋性侵案上,还是有一定意义的。甚至,法院在给出判决的时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醉酒”和“非醉酒”。毕竟,这直接关乎“有意识”和“无意识”地衡量。但是,对于这样一起相对“温和的性侵案”而言,却值得追问和深思。

  从“醉酒人妻被性侵”的过程来看,两个核心的标签已经较为明显,就是“孤身”和“醉酒”。所以,作为忠告来讲,孤身女性最好不要外出饮酒,或是饮酒后单独回家。具体为何,想必这位人妻的后果,已经足够给出教训。当然,我们并不是黑化周遭,而是作为女性来讲,起码的自我保护意识要有。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们不能预设周遭的男性都是坏人。但是,对于个体女性来讲,一旦发生性侵犯,就是绝对的发生了。所以,不要总是把所有的“保护”基于相信别人,而是要尽可能地做好自我保护,只有这样,才能相对较好的避免发生不测。

  当然,这不是说“受害者有原罪”,而是通过受害者的“被害模型”,为更多人提供相对较好的建议。尤其,如杨智勋来讲,本来是想当个“好心人”,却最后成为“恶心人”。这其中的人性异变,着实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可却也并不是绝对性的例外。

  另外,“酒后可能乱性”,但是,这不是“酒后乱性”合法化的理由。因为,关乎性侵的尺度,只要受害者不情愿,就代表性行为本身,充满侵犯性。于此,在“醉酒和非醉酒”之间,最多只能从侵害程度上,对侵犯行为的伤害性进行审度,而不能彻底消解犯下的罪行。

  所以,对于杨智勋来讲,虽然自称“醉酒断片”,但是,整个过程中,他比醉酒人妻更为清醒,就说明不是常规性的“酒后乱性”。不得不承认,酒精在对无行为能力者的性侵和强迫性侵案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对于无行为能力者的性侵害,被定义为“被害人由于昏迷,药物使用,醉酒,无行为能力或熟睡等情况而无法表示同意或者反抗的其不愿意发生的任何性接触”。

  并且,反过来看,酗酒行为本身,也在性侵过程中,充当着某种催化剂。值得指出的是,有很多研究者已经在质疑“酒精催情”的逻辑。可事实上,喝酒后,确实会导致人的认知降低,并且对行为后果判断失常。可即便这样,“酒后乱性”依然是不道德的,甚至是犯罪的。尤其,在非情侣关系中。

  当然,回到“人妻被性侵”的事情上,在道德审判层面,貌似相对宽松一些,这其实属于文化审视的板结现象。一般来讲,“性侵卖淫女”小于“性侵人妻”的苛责度,“性侵人妻”小于“性侵未婚女”的苛责度,“性侵未婚女”小于“性侵处女”的苛责度,“性侵处女”小于“性侵幼女”的苛责度。

  这样的排序核心,基本上是以受害者的“性行为认知度”来看的。并且,在民间有一套逻辑,总觉得“性侵卖淫女”不是什么大事儿。在他(她)们看来,卖淫女本身就是以贩卖身体为业的,所以,被无端的占便宜,也没什么大的危害。

  只是,在这样的认知中,却深埋着一种认知隐患。说到底,他(她)们完全忽略个体的意愿,而进行具体的行为拆解。这导致,得出的结论也是相对荒谬的。由此,也更加实证一点,为何很多“性侵案”会被深埋,最大的阻力就是舆论的二次伤害,所带来的压迫感。

  不过,名人性侵的摧毁力和影响力,往往是巨大的。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名人本身代表着完美主义。所以,当出现这种龌龊的行为时,就会陷入瞬间坍塌。这在大学教授,明星的丑闻中,基本上已经形成固定的民间审判流程。尤其,在社交媒体时代,这几乎成为一种消费型的事件。

  然而,回到人的尺度上,名气都是生活实践附加的特征。对于人性中的复杂性,非但不会简化,而且会带来更深地掩埋。因为,在普遍的认知中,名人的一切都被赋予光彩性。这导致,名人住过的房间,名人穿过的鞋子,都能产生“二次消费效应”。

  但是,这些行为本身,却是极其荒诞的。就拿台湾羽球名将杨智勋来讲,他还曾参加世界大会,代表台北队夺得铜牌。按照服务性认知偏见来讲,他应该不会犯下这种错误。但是,回到人性的尺度上,他是个人,就意味着会犯错。因为,被侵犯人妻体内的DNA不会说谎。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