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明星待遇毅然回国 羽球教父带出65个世界冠

发布时间:2019-12-10 16:08    信息来源:admin

  放弃明星待遇毅然回国带领中国羽球连创辉煌图文:王文教羽球教父带出65个世界冠军图为时任中国羽毛球队教练王文教(右)率领中国队获得第十二届汤姆斯杯赛冠军新华社发图为王文教夺得第一届全运会羽毛球男单冠军图

  图为时任中国羽毛球队教练王文教(右)率领中国队获得第十二届汤姆斯杯赛冠军新华社发

  王文教,1933年11月生,福建南安人,原国家羽毛球队总教练。1954年,他为振兴新中国羽毛球事业,从印尼回到祖国,曾多次获得全国羽毛球赛男子单打、双打冠军。退役后先后执教福建羽毛球队、国家羽毛球队,在他任总教练期间,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了1982、1986、1988、1990年汤姆斯杯团体赛冠军,荣获国际羽联“终身成就奖”。

  今年9月,获颁“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这么高的荣誉,我感到无上荣光,这是祖国对我的认可。”86岁的王文教满头华发,精神矍铄,手抚奖章,思绪一下子回到了65年前。那时的他,签下“永不回印尼”的保证书,毅然归国,从此一头扎进了中国羽毛球运动事业中。作为拓荒者、带头人,他披荆斩刺,一步步将中国羽毛球运动事业带上世界羽坛的巅峰先后带出了65个世界冠军。

  1954年5月6日,一艘巨轮拉响汽笛缓缓离开印尼首都雅加达海港,驶向百废待兴的中国。船上,有个印尼家喻户晓的羽毛球明星王文教。

  时年21岁的王文教,出生于印度尼西亚梭罗,祖籍福建。父母闯南洋,开办饭店和食品店,家境相当富裕。

  生活无忧的王文教,从小练习羽毛球,多次获得梭罗的男单、男双冠军。五十年代初,他连续迎战马来西亚国家队多位世界名将大获全胜,威震国内外。

  归国的决定,始于一年前,当时王文教随印尼华侨青年体育团来到中国交流。“当时我和全国冠军交手,打了个15:0、15:6。”王文教回忆道,虽然赢了高兴,但同时也深感震撼,中国这么大,差距如此悬殊,当时他就想回归祖国,致力发展羽毛球事业。

  可归国谈何容易,不仅意味着要放弃球星的荣誉地位,还要放弃优越的生活条件离开亲人。此外,印尼有个规定:凡是计划离开印尼前往中国的人,必须自愿签名,保证永远不再返回印尼。“当时妈妈不同意,担心我回国受苦。我跟她解释,新中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跟旧中国完全不一样了”王文教说,当年他决心已定,邀约了同为羽球运动员的陈福寿等一起,毅然签下“永不回印尼”的保证书,踏上了归国的旅程。

  “新中国刚成立那会,北京连个羽毛球场馆都没有。”王文教回忆,回国后他们组成了羽毛球班,来到天津,暂借天津基督青年会的训练场地使用。

  饮食上,以前吃惯了大米的小伙子们,经常只能吃面食、小米和粗粮。面对大运动量训练,一开始很不适应。1955年,北京体育馆建成。王文教和班员们住在体育馆附近的平房里,每月领着20多元的工资,夏天挥汗如雨,冬天靠烧煤球取暖。北京的寒冬,让这些出生在赤道附近的“海归”吃了不少苦头。

  在印尼,王文教的球技属于自学成才,带有很强的个性色彩。而羽毛球班的训练,一定要有计划性和系统性。

  为此,王文教和班员边刻苦训练、边探索研究,终于在实践中总结出一套适合中国运动员特点的羽毛球技术训练、专项身体素质训练和战术训练的方法。

  此外,王文教还邀好友陈福寿共同编写《羽毛球》一书,这是我国第一本关于如何打羽毛球的普及性读物。

  随着羽毛球运动的推广,从1956年起,福建、广东、上海、四川等省市先后成立了羽毛球队,全国性的比赛有声有色。

  可是,非体育因素的干扰令人始料未及。羽毛球班被迫解散后,王文教来到了福建省队,又遇到国民经济三年困难时期。队员们每天承受着大运动量的训练,每月却只能领到30斤的粮食供应。

  因为经济形势的恶化,许多省市被迫解散了羽毛球队,王文教带队坚持,因为严重营养不良导致全身浮肿。

  60多岁的老母亲知道后,特地从印尼回国探望,托运来2000公斤食品,包括各种罐头、黄油、香肠、面粉、巧克力等,给儿子及队员们食用。

  1960年5月,就在王文教苦心经营福建羽毛球队最艰难的时候,已在印尼羽毛球界小有名气的汤仙虎投奔而来。

  这个羽坛新秀前途无量。王文教认真地为汤仙虎制定身体训练计划,身患胃病和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的他,仍以身作则,经常带领运动员们爬山训练。

  上世纪60年代初,中国羽毛球运动形成了以福建、广东为代表的两大流派对抗局面。王文教带领福建队吸取广东队的长处,发挥手法灵活的优势,为隐蔽击球的意图,强调后场、前场击球动作的一致性。受日本女排多球训练启发,王文教大胆创新,摸索出一套提高专项素质能力的训练方法,即下肢的专项分解步伐练习,为推动我国羽毛球运动的技战术水平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1965年10月,王文教率领由汤仙虎、侯加昌等组成的中国羽毛球队,应邀访问丹麦和瑞典,参加了国际羽毛球邀请赛。

  丹麦的羽毛球明星哥普斯在当时的国际赛场上号称“世界羽王”,然而汤仙虎如同一头猛虎,干净利落地以15:0取胜。

  这次远征北欧,出战34场全胜,中国羽毛球队真正打出了“快、狠、准、活”的独特风格,震动了北欧体育界。

  因受“海外背景”的冲击,王文教曾被下放到农村“改造”。直到1972年初被调回北京,负责组建新的国家羽毛球队。

  训练坚持了大约一年,1974年初,稍有起色的体育事业重陷黑暗之中。1977年2月,柳暗花明,王文教重新挑起了教练的重担,他把被褥搬到集训队,和运动员吃住在一起。